激光卷

沙雕图自用随意o(*゚▽゚*)o
激情写文,随时修改
码字中

【顺懂】诉衷情

将军顺X小皇子懂。
一发完~

顾顺第一次见到李懂是在将军府嫡长子、他同父异母大哥的生日宴上。
他窝在自己屋里翻看《三略》,存在感为零。却因院门口的狗咬坏了蒙古王子扎卡的衣裳而招惹了是非,被拽着不依不饶,要他赔罪。
他冷着脸和眼,看他们做戏。
这时冒出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。那孩子瞪着湿乎乎的小鹿眼,声音甜甜糯糯,嚷着要去花园游玩,三言两语间便拽走了几位贵人,临了还大言不惭地称那只险险与其身齐的大狼狗可爱,悄悄冲他眨了眨眼睛。
顾顺心里的坚冰融化了些许,他暗暗捏起拳头。
越是久与黑暗为伴,越是期慕光明的所在。

再次见面是在顾顺大哥的丧仪上,彼时那位小皇子已被立为太子,在群狼环伺中游刃有余。
一袭素白的少年来到顾顺面前,握着他的手,别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,“节哀。”

太子伴读庄羽抱恙,皇上准了李懂的请求,将这个差事交给了顾顺。

顾顺不喜读治国之道,每每只钻研兵书,屡次答非所问,气得太傅吹胡子瞪眼睛。
这时李懂总会笑弯了眼睛,呲出两颗小兔牙。
是以答错问题被责罚仿佛也成了一件乐事。

近来李懂总被人下些不大不小的绊子,时逢北方的蛮族在边境挑起事端,大将军令顾顺同往。
顾顺略有犹疑,幸而小侯爷罗星大义凛然地拍着胸脯向他保证会护着太子周全。
古道热肠的小侯爷被顾顺寒冰般的眼风一扫,立即瑟瑟发抖,如处数九寒冬。

顾顺在战场上披荆斩棘,步步为营,扭转了战局的颓势,开始崭露头角。
而这边,李懂与大皇子短兵相接,小露锋芒。

大军班师回朝,皇上于殿前携起风尘仆仆的大将军,下令犒赏三军,论功行赏。晋大将军为上将军,又封了顾顺为镇北将军。

李懂立于一旁,看着少年将军携着一身未褪的肃杀之气,上前领封谢恩。却见那人趁人不备时偷偷看了他一眼,眼角眉梢带着笑意。
往日这人总如高岭之花,如今倒也染了几分人间颜色。

晚宴上皇上自作主张,要赐婚于顾顺。李懂端杯的手不稳,撒了大半。
顾顺搬出汉代霍去病的话来,称边患未除绝不敢成家,推拒了皇上的美意。
好在皇上虽面露不满倒也没有为难他。

第二天李懂听闻顾顺被大将军斥责,抽坏了两根荆条。
李懂偷偷去看他,见顾顺后背血肉模糊,撒药的手抖得厉害。
眼前雾气氤氲,顾顺说,我不会负你。

近些年皇上的身体愈发不好,缠绵在榻,大有一病不起之意。而恰巧边关又起了纷争,顾顺只得遵旨前往。
临行前李懂遥望着鲜衣怒马的小将军渐渐远去,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战场。

边境的敌人不足为患,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,一战便溃不成军。
而京城中,李懂与罗星察觉大皇子有异动,罗星赶紧向顾顺传讯。

大皇子与皇后谋反,控制了禁军,要挟皇上废了太子,立长为储。
李懂连夜逃出东宫,躲进公主府。
顾顺接到消息时,余党已剿灭,边乱已尽除,遂单骑当先疾驰回京,命副将陆琛率大军随后而行,昼夜未敢歇。
路上大皇子的援军恰与陆琛余部狭路相逢,被打得七零八落,没了还手之力。


顾顺赶回京城,到佟莉处去领李懂,一见到就抱了个满怀。
大氅裹着寒风,李懂被冻了个哆嗦。
顾顺身子微微颤抖,声音闷闷,“我害怕。”
李懂抚着顾顺的背,顺着毛,“不怕不怕,都过去了,我好端端地在这呢。”

大皇子挟皇上为质,与顾顺大军对峙于殿前。
顾顺这边喊话劝降,禁军众人本就觉得师出无名,话音刚落便四散了大半。

大皇子已走投无路,狞笑着把刀架到皇帝脖子上。皇帝已然苍老,他深深看了李懂一眼,头一歪,抹在了刀刃上。
李懂滴下泪来,顾顺捂住他的眼睛。
大皇子被层层包围起来,他蹲下身,对着皇上的尸体嘶吼,“为什么你如此偏心,我才是你名正言顺的嫡长子!”

先皇大丧过后,李懂被拥立为新君。私底下谈及如何处置乱党之时,顾顺执意要将相关人等赶尽杀绝。
李懂反对。
顾顺却说:“他们罪已至死,何况危及到陛下的人,怎可继续活着。”

因为意见不统一,两人冷战起来,两天没说话了。

陆琛在一旁看了着急,劝着顾顺,“小皇帝对他大哥心中有愧,不忍心也是人之常情,此事不如卖皇上一个面子。再者,那些乱臣贼子就关在京城,在将军眼皮底下看着,还怕他们生事不成。”

顾顺来到李懂的寝殿,从背后拥上他,“我恨那时丢下你一个人,没能陪在你身边。一想到你可能会离我而去,我就恨不能把那些人碎尸万段。”
李懂伸手盖上顾顺的手背。
顾顺接着说,“不过既然你自有打算,我也不想让你为难。反正以后,我会一直在你身边,任何人也别想伤你一丝一毫。”
李懂回过身来,脸红扑扑的,两人相缠的剪影映在了纸窗上。

第二天陆琛喜滋滋地从顾顺那领了一堆封赏,别人问起便说自己襄助将军解决了人生大事,厥功甚伟。众人:???

小番外:
杨丞相近来很是忧心,小皇帝不纳妃嫔膝下凋零可如何是好,于是上朝时力谏皇上选秀,言辞恳切,令人动容。
不料被顾将军充满寒意的眼睛盯上,被责问了好些件棘手的事,立刻愁肠百结,没了旁的心思,立誓尽快解决这些纷杂。
小皇帝落得清闲,一边看戏一边偷笑,被顾顺甩了一眼刀。
下了朝,杨丞相愁眉苦脸地盘算起各大小事宜,却被徐御史撞了肩膀,“劝丞相莫要再费心皇上后宫之事,臣听闻皇上已属意先帝五皇子继承大统。”
杨锐大惊,皱眉思索了一路,忽地一拍大腿,恍然大悟道,“莫不是皇上那方面不行?”
徐宏无奈地摇摇头,这人没治了,而杨锐还沉浸在新鲜出炉的秘闻中浮想联翩。

寝宫中顾顺搂着李懂在榻,李懂掰着手指算着,“等再过几年五弟大些,就把皇位传给他,到时候朕就随将军去驻守边关、游历山水。”
顾顺一把将李懂按倒在身下,解开他的衣带,勾起唇角,“陛下,臣遵旨。”

【顺懂】危险关系04

包养梗

01 02 03

(03后来推翻重写了,一辆小破车~)

李懂昏昏沉沉,一觉睡到天亮。疲惫地睁开眼,觉得浑身乏力,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。
他动一动,感觉后面火辣辣的,迷茫了一会,才找回一点意识,想起昨晚发生的事。
心里不是没有后悔的,到此为止吧,李懂想着,他不会再跟这人有任何牵扯。

床头放了一套样式简单的衣服,李懂套上,晃晃荡荡,明显的不合身。
下了楼,顺着香气来到餐厅。
顾顺示意李懂坐下,推给他一个纸袋。
李懂翻开来看,里面是一张五万的支票和他昨晚被扯坏的制服。
顾顺:“吃点东西吧。”
李懂站起身,“不必了顾总,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。”
顾顺:“这么早,你干什么去?”
李懂:“我还在培训期,要早点上班。”
顾顺皱眉,“你那不是什么好工作,我对你呢还算满意,不如跟了我,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李懂:“顾总,我不需要那么多钱,我想,我们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。”
顾顺隐隐生了怒气,“你这是在拒绝我?你认为我想要你,你还走得了吗。”
李懂:“......顾总没必要用这样的方式。”
顾顺艰难地笑了一下,“好啊,你可以滚了。希望你别有哭着求我的那一天。”

李懂走了。
顾顺盯着李懂的背影,别人求之不得的事,捧到这人眼前,他却避之若浼。
那就别怪他不留情面了。

顾顺的别墅远离市中心,李懂不敢迈太大步,走得慢慢悠悠,好久才打到一辆车。
路上又遇到堵车,最后还是晚了。

经理倒是没有生气,目光复杂地看着李懂明显大一号的衣服,“李懂,今天给你放个假,晚上再来吧。”
李懂想着要带妈妈去检查身体,便道了谢,应了下来。

李懂等着电梯,门开了,冒出顶着一头呆毛的陆琛。

陆琛迷迷瞪瞪地,“你看见小羽毛没?”
李懂在记忆库里搜索了一会,“庄羽吗?没看见他。”
“哦。”陆琛摇摇摆摆欲走,又折了回来,饶有深意地看了眼李懂,“这衣服我没记错的话,是前两天有人送给顺哥的呀。”
李懂哽住。
陆琛拍拍李懂的肩膀,“好自为之。”

 

李懂甩甩脑袋,想把有关那个人的一切甩出去。

李懂回家拿了身份证,取钱存到卡里,谎称提前发了半年工资,硬是把妈妈领到了医院。

接到诊断书的时候李懂懵了,肾衰竭,要立即住院透析。医生说,要彻底治愈只能换肾。

为什么,李懂不知道,行尸走肉般地走在街上,眼底是一片迷茫无措。
他拿出手机,翻开通讯录,对着一个名字犹豫了好一阵,才按下通话键。

没有接通,李懂赶紧挂了电话。
刚刚一时冲动拨了出去,现在想想,纵然是朋友,他又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对他做到那种地步。

他只有一条路了,顾顺。

李懂在经理依旧复杂的目光中借了一套新制服,到休息室换上。
听说顾顺来了,李懂在他包厢门口踌躇好久,才端了酒进去。
包厢里很热闹,都是些李懂没见过的人。他搜索着顾顺的身影,却见一个戴着兔耳朵的男孩依偎在顾顺身边。
顾顺瞟到李懂,立刻伸手搂住了兔耳男孩的腰。
兔耳男孩娇笑着,伸手要去拉顾顺的裤链,却被顾顺按住了手。

李懂端着托盘的手颤颤巍巍,咬着牙走到顾顺面前,“顾总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顾顺吐出烟圈,“就在这说。”

李懂:“顾总今天早上说的话还做数吗?”
顾顺:“你不是拒绝了吗,现在回来做什么?”
李懂无言以对。

顾顺也不说话了,摇着手上的烟。
兔耳男孩阴阳怪气地开口,“你也太不识好歹了吧,怎么好意思再回来找顾总的?”

李懂的眼神黯淡下来,他看着顾顺,眼里是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无助。
顾顺有些招架不住,赶紧避开视线。

旁边有人帮腔,“不知道有多少人想上顾总的床呢,这位小朋友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。”

李懂漠然地低着头。顾顺越看越来气,你不是骨头挺硬吗,为什么要跑回来作践自己?

兔耳男孩眼见顾顺一直沉默,便咄咄逼人,“你怎么还不滚呢,杵在这有意思吗。”说着把手中的酒杯一倾,撒了李懂一身。


李懂脆弱了一整天的神经终于绷不住了,眼睛蒙上了泪光,像藏着细碎的小钻。

顾顺懵了。

李懂转身跑出包厢,顾顺愣了一下,追了出去,“李懂你站住!”


电梯停的远,顾顺从楼梯通道往下冲,对着手机,“你们看到一个穿制服的男孩立刻给我拦住他!”
那边为难道,“顾总,确实看见一个,但他好像打车走了。”

“所有人都派出去,务必把他找回来。”
“是,顾总。”

顾顺靠在车边,越想越觉得李懂今天不太对劲,便着人去打听。
他一根一根地抽着烟,不一会脚边就堆了一座小山。

手机响了起来,顾顺刷地拿出来,一看是杨锐,立刻就挂了。跟这个大尾巴狼说话太费口舌,万一耽误了重要的电话怎么办。

手机不依不饶地又响起来,顾顺忿忿地按了接听。
“顾总。”杨锐的声音急急忙忙地传进来,“有件事我想你有必要知道。”
“说。”
“今天我手底下有人在医院看见了李懂,好像是他妈妈得了挺严重的病,他看上去状态也不太好。”
顾顺沉默了一会儿,“我知道了。杨总,明天来我公司,谈一下合作的事。”
说完不等杨锐的反应,便挂了电话。
这个电话来得可真是时候,顾顺恨恨地想,再早或晚一步,都达不到这个效果。

(顺顺快要见家长啦)


看到切分音发的尹老师呆毛图之后的儿童画涂鸦~呆毛图见p2

【顺懂】危险关系03(已修改)(小破车)

包养梗。

前文:01 02

已经整个推翻重写啦~

顾顺拍拍自己身边的沙发,“知道该怎么做吧。”

李懂凑过去,挽过顾顺的脖子,就不动了。

顾顺低头亲上李懂的唇,男人之间的亲吻,荷尔蒙相互碰撞,谁也不甘示弱,像在厮杀。

小破车


太诡异了,刚才突然翻车之后又给放回来了,但是我根本也没写啥呀╭(°A°`)╮一脸蒙蔽瑟瑟发抖

【顺懂】危险关系02

包养梗。大老板顺X夜店服务生懂(全员出没)

前文:01


“最好的,不见得吧。”顾顺伸腿踢了踢李懂的鞋,“我看这个要好多了。”

李懂不寒而栗,抖了一抖。


“额......顾总,这是个服务生,不陪酒的。”

“我只要他。”顾顺不满地眯起眼睛,又看了看杨锐,“要不杨总你们聊,我先走了。”

杨锐皱起眉头,却没有要拦的意思。


陆琛却嚷嚷起来,“在这种地方装什么清高啊。又不用他干什么,不就是陪个酒嘛。”


领班为难地看看李懂,“要不李懂,你就陪顾总喝几杯......”

那边庄羽也拼命朝李懂使眼色,发射出不赚白不赚的信号。


李懂不想第一天来就被贴上矫情的标签,也不想看领班为难,认命地站了起来,隔着点距离小心翼翼地坐在了顾顺旁边。


领班大松了一口气,领着其他人退了出去。


顾顺拍拍身边沙发,“离那么远,怕我?”

李懂不情不愿地蹭过去一点。

“酒。”顾顺示意李懂。

李懂颤颤巍巍地端起一杯酒,把杯口凑到顾顺唇边。

顾顺:“你看看别人是怎么陪酒的。”


李懂扭头,看见杨锐自顾自地喝着酒,旁边的男孩尴尬地坐着。

“别看他,他不正常。”顾顺不顾杨锐的黑脸,扳过李懂的肩膀,“看这边。”

那边庄羽正一口一口地用嘴把酒渡给陆琛,还不忘冲李懂眨眨眼睛。


李懂用力看了眼杯里的酒,硬着头皮含了一口,把脸凑到顾顺眼前,闭上眼睛。

顾顺好笑地看着仰着头脸鼓鼓的李懂,低声命令道,“睁开眼睛,看着我。”

李懂睁开眼睛,这才看清楚顾顺。不得不承认,这人挺帅的,尤其是那双眼睛,摄人心魄,深不见底。

顾顺低下头,吻上李懂的唇,夺走了他含着的酒,喉结滚动,咽了下去。

李懂欲退开,但顾顺按住了他的头,不管不顾地用力shun吸着他的唇瓣,又伸舌进他口中,探索着更多的酒香,缠上李懂的舌头。


李懂一惊,手一抖,握着的杯子一下掉了下去,摔碎在地面上。

精神高度紧张地守在门口的领班赶紧推门进来,看着这情形,厉声斥责李懂,“李懂你怎么回事,拿个酒也拿不稳,别吓着客人。”

顾顺舔着唇,摆摆手,“不至于。这杯子定制的吧,记我帐上。”


“哎呀,真是太对不住顾总了......李懂你自己注意点。”领班边说边退了出去。


顾顺饶有兴致地看着面色红红的李懂,“怎么这么紧张?你该不会没接过吻吧。”

“啊?”陆琛夸张地喊,“顾顺你可捡了大便宜了,在这种地方能碰上个chú。”

李懂脸更红了,他只想捂住陆琛的嘴,防止他又说出什么怪话。


杨锐开口,“顾总咱们的合作......”

顾顺打断他,“杨总,咱们今天放开了玩,不谈工作。来,我敬杨总一杯。”说着冲杨锐举起了杯。杨锐只好也举起杯,两人遥遥互敬。


顾顺似乎很喜欢逗弄李懂,一遍遍地要他喂给自己,看他抗拒又无可奈何的样子。


陆琛酒量不好,有点醉了,开始说起了胡话。

顾顺站起身道,“今天就到这。”然后看了看庄羽,“你陪着他吧。”

领班进来跟庄羽一起扶住陆琛,“我带陆总去客房。”

顾顺点点头,牵起李懂的手。


李懂把顾顺送到大门口,又挥别了杨锐,却见顾顺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。

李懂抽了抽自己的手,对方却握得更紧了。

李懂炸毛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顾顺在他耳边低声说,“陪我。”

李懂刚被庄羽科普了这些客人的特殊爱好,哪肯就范,拼命挣扎,“你放开我,你这是绑架!”


“我还就绑架你了。”说着轻轻松松抱起李懂,丢进车厢。


李懂在后座拼命地大喊大叫、扭来扭去,但顾顺的力气太大了,压制着他根本没法脱身。

前面的司机面无表情地开着车,一会就到了别墅区。


司机和门口的保安合力架起李懂,在顾顺的指挥下把他扔进沙发。


“脏了。”顾顺惋惜地看着地面,“我不喜欢他们进我家。都怪你太不听话了。”


李懂窝在沙发角落,抱着自己警惕地看着顾顺,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“你说呢?”顾顺危险地凑近李懂,捏起李懂的下巴,“跟我睡。”

“不可能!”

顾顺默了默,看着李懂瞪圆的小鹿眼,“多少钱?”

“什么?”

“多少钱,你愿意陪我睡。”

“......”

“说吧,说个数,多少都行。”顾顺蛊惑道,“你一定很缺钱吧,不然不会来这种地方。”


李懂想要拒绝,但他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告诉他,妈妈看病需要钱,妹妹上学需要钱,而他短时间内凑不齐这些。而这个人,他不缺钱,也不在乎钱。

李懂内心挣扎了好久,顾顺也不急,静静等着。

“两万.......”李懂听见自己破碎的声音。

“乖。”顾顺眼底露出了然,摸了摸李懂软乎乎的头发,“今晚你要是让我舒服了,给你五万。”


我也来给@苏苏苏苏 太太repo啦,随机掉落的图也超可爱✧⁺⸜(●˙▾˙●)⸝⁺✧赞美太太~( ˘ ³˘)♥

【顺懂】危险关系01

包养梗。大老板顺X夜店服务生懂(全员出没)


李懂经朋友介绍来到Queen夜总会当服务生。

听说这里来钱很快,不仅工资高,还常有阔绰的客人出手大方,给可观的小费。

最近母亲的身体愈发不好了,妹妹的学校又要交学费,希望这份工作能解决燃眉之急。

 

第一天上班先去见了老板徐宏,徐宏对他很是满意,让他去5层的高档ktv工作,还要经理好好照顾他。

今天李懂的任务是接受培训,要学会怎样接待客人,还要背下酒的品种和价格。

 

接待客人并不简单,动作、仪态,甚至表情都要达到标准。

李懂累呼呼地学了一个上午,到了下午开始背起了酒水单。

“哪种酒贵就上哪种,之后会按比例给你们提成。”经理如是跟李懂说。

李懂看着酒的价格直咂舌,有的酒要几千一瓶,这一瓶都抵得上妹妹一年的学费了。

 

黑夜来临,夜店才开始苏醒起来。

一群群的人开始涌入。

有几个年轻漂亮的小男孩进到李懂所在的休息室。

 

其中有个长着一双漂亮桃花眼的少年看见他眼前一亮,“哟,新来的?长得也太嫩了。”

领班把门打开,递进来一件衣服,“李懂是吧,你先把衣服换上,今天客人比较多,要是人手不够你就得上。”


桃花眼少年揪过衣服一看,立刻把嘴一扁,“什么?你这么好的条件做服务生?你傻呀?多少客人就喜欢你这样的呢,太可惜了。”


 “行了,庄羽,你别逗他了,一看他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。”另一个少年接话。

李懂连忙接过衣服,躲在一边换上。

换完问庄羽,“在这不做服务生还能做什么呀?”

庄羽朝天翻了一个白眼,“那你看我是干什么的。”

李懂艰难地思考了一下,摇摇头,“我不知道。”

庄羽恨铁不成钢,“MB,money boy懂不懂,就是客人给我钱,我陪他们睡觉。”

李懂吓一跳,赶紧又安慰地摸摸庄羽的肩膀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

“你不用安慰他,他就愿意做这个呢,又能爽到又有钱赚,何乐而不为呀。”旁边人插嘴。

“就是就是。”庄羽怂恿道,“我看你这条件好啊,肯定特受欢迎,快点考虑一下。”

“我......我做不来这个。”李懂脸红。

“有什么做不来的。”庄羽不满,“又不用你干啥,就趴在那,叫两声,一个晚上就能赚几千。有的老头折腾不了几下就完事了,这钱赚得轻松着呢。”

“啊?你说的是......男的跟男的?”李懂大惊失色。

“对啊。”庄羽捏捏李懂的脸蛋,“你这宝宝也太单纯了,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呢。”

 

门突然被推开,“庄羽你们快出来,有客人要挑人了......李懂你也先出来候着。”

庄羽冲李懂眨了下眼睛,跟着小男孩们走了出去,李懂默默跟上。

 

庄羽他们进了AAA包厢,经理在门口递了一托盘酒给李懂,又连连叮嘱,“这里面的都是贵客、大老板,你一会千万要小心。”

 

李懂小心翼翼地端着托盘进去了,只见庄羽他们站成一排,对面的沙发里坐着三个男人。

 

李懂低着头蹲在桌边摆放杯子,开了塞子倒酒,一边倒一边默默算着,这一杯酒有一千块钱。

不想有人一直注意着他,现正盯着他雪白的后颈,起了歪心思。

 

一个男人语气轻佻,“杨总,既然今天你请客,那我可就先挑了。”

杨锐摊手,“陆总请便。”

陆琛冲庄羽勾了勾手指,庄羽立刻乖巧地走过来,靠在陆琛身边,一手挽起陆琛的胳膊,一手端起一杯李懂刚倒好的酒,含了一口,凑到陆琛嘴边,陆琛勾勾唇角,两人吻到了一起。

悠长的一吻结束,陆琛不满地问,“你们两个怎么不挑啊?我觉得杨总推荐的这个地方很不错呢。”

那边杨锐就随便招呼过来一个人,也不让那人靠得太近。


另一个男人则声音冷冷,“这里没有我看得上的。”

领班立刻堆起了笑容,“顾总,这些是我们店里最好的了,您再仔细看看,这面容、这身段都是一等一的。”


“最好的,不见得吧。”顾顺伸腿踢了踢李懂的鞋,“我看这个要好多了。”

李懂不寒而栗,抖了一抖。


【瑜昉】着迷02

实习生鲸鱼X小尹总

前文:01

车窗摇了下来,露出尹昉人畜无害的笑脸,“黄景瑜是吧,你欠了我一顿饭,还记得吗。”


黄景瑜:“……我说过这话吗?”

尹昉:“来吧,上车。”


说是黄景瑜请客,但尹昉也没问他的意见,只自顾自地开车。

车上一首接一首放的都是节奏感极强的音乐。


黄景瑜伸着脑袋:“前面是我以前上学的高中诶。”

尹昉:“巧了,这也是我母校。”

黄景瑜惊讶道:“真的?你哪届的?我11级的。”

尹昉:“我高你两届。”

黄景瑜:“哦,那你还是我学长。”怎么看着比我小多了,气~

尹昉笑笑,“下车吧。”


尹昉:“看看想吃什么。”

黄景瑜一指,“这家涮串怎么样,我以前常跟哥们在这聚。”

尹昉:“行啊。”


锅中呼呼地冒着热气。

黄景瑜幸灾乐祸地看着一身昂贵西装在小店中格格不入的尹昉,“你是不是不常吃这种小吃店啊?”

尹昉:“我也不是一直都去高档餐厅的。出国前我很喜欢来这种地方,好久没吃到了,很想念呢。”

黄景瑜看着那红艳艳的一锅后知后觉道,“我说你点的这个锅是不是太辣了,我都没敢点过这种。”

尹昉浑然无觉,“辣吗,我觉得还好啊。”

 

最后出门的时候两个人嘴唇都红艳艳的,黄景瑜咝咝呼呼地吸着气。早知道这家伙是在湖南长大的就不让他点了,摔~

 

在尹昉的一再坚持下,他开车送黄景瑜回了家,理由是关心员工生活。

“真不请我上去?”

“……不了不了,尹总那么忙还是快回去吧。”

“这么赶我啊……忙是忙,上去喝个茶的时间还是有的”

黄景瑜豁出去,“我家里特别乱,没法见客。”

尹昉惋惜,“那好吧,改日我再来做客。”

黄景瑜嘴角抽搐,你还真要来啊,美得你。

 

尹昉回到家,接了个了个电话,小麦的声音传过来,“昉啊,我怎么听猎头说你拒了那个行业top3,去了个一般般的公司呀......你在那个公司没有发展前景的。”

尹昉拄着脑袋,“我觉得我现在的公司挺好的。”

“比如呢?”

“比如员工挺好,很有趣。”

“......这算是一个理由吗,我为什么不懂你了,我们是不是有了代沟!”小麦痛心疾首,“你就不怕你家老爷子收拾你吗,别说我没提醒你啊。”

“OK别操心啦。你什么时候回来啊。”

“快了,等我回去找你玩哦。”


尹昉靠在窗边,点燃一支烟,在黑暗中脸被映得忽明忽暗。

回忆起高三的时候,那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对一个男生动心了。

 

那男生在学校里算是个风云人物,187的大个子,宽肩窄腰,痞帅痞帅的,往人群中一站,鹤立鸡群。跟别的学校打篮球赛,去看他的人凑了大半个体育馆。赛场上的他更加耀眼,投球扣篮的身姿尹昉还历历在目。只是后来男生的腿伤了,直到自己出国没再见过他打球。

 

尹昉以为时间和距离能够冲淡自己不切实际的悸动,但这份悸动却随着自己初到异国他乡的孤独而变得愈发深刻起来。

尹昉视jian着男生的微博,还把一个认识男生的同学发展为自己的情报员,随时汇报对方的朋友圈状态给自己。

 

大四的时候教授推荐尹昉去读研,但他头一次想违背家人的意愿,想要回国。

然而他看到了男生秀恩爱的朋友圈。

于是他留了下来,也不再去关心有关那人的任何事情。

等他回来的时候,却听说男生一早就被分手了,受到伤害之后也不愿再去正经地谈个恋爱。尹昉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回来,把自己塞到他的生活中去。

 

不过现在也不算晚。

 

辗转打听到男生要去实习的单位,他也找了猎头帮自己搭桥。

 

尹昉跟男生同一天到岗,远远地看见他横冲直撞,觉得好笑,便去碰了个瓷。而对方的反应也真是可爱。

但是男生根本就不认得自己,提了名字也是毫无反应。作为一个经常竞赛拿奖,也是母校近几年唯一一个全奖出国的学霸,尹昉觉得自己很受伤。

 

还好蹭到了一顿饭,尹昉觉得自己当时的随机应变非常英明。

现在又有了一起出差这种有助于培养感情的机会,一定要好好把握√。

 

第二天尹昉很忙。黄景瑜也很忙,被经理拎去灌输了一堆需要注意的事。

下午下班时两人才碰上——准确地说是尹昉在等他。